若雨潇潇

喜欢各种CP,曦澄,忘羡,羡澄,聂瑶,追凌

通知

马上要上学了,上学后我要住校,不准带手机……所以我现在不再写文了,坑我会抽时间填的。

不是我画的,涂色我涂的,超烂,在手机上涂。不是我画的再重申一遍,好像是某个漫画里的,画的太好看,忍不住作死的手_(:⁍」∠)_

【曦澄】已失已忘(3)

  *人物是墨香铜臭大大的*

* OOC我的*

  *私设有:观音庙3年后金凌早已成为宗主,对这位主意见渐平,趋于平静。江澄身体越来越弱,不复以往,乃心中有气所致,从前在江家旁系收养一个弟子,现在能力也强,交由他来当江家宗主也放心,所性也学魏无羡云游四方去了。蓝曦臣在蓝家好好做宗主,因蓝启仁觉得也需要好好休息,自己管手姑苏蓝家,让蓝曦臣云游放松去了。*

  *初次写文,笔风不好,请见谅。*

  *本章忘羡发大糖,曦澄感情推进*







    魏无羡与蓝忘机出现在此让江澄不知为何感到尴尬,观音庙一事后,虽然事情已经有了个结局,江澄本也打算不再去管,奈何心中有结,无法开解,该如何去解呢?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若无法从此法中开解,又当如何呢?

    如今这位系铃人在这,那些恩恩怨怨仍萦绕心间,这也是自己的心病啊。

    轻声叹了口气,端起以往宗主的架子下楼去见那曾经的挚友与他的道侣。

    蓝曦臣在旁看着,将这一切收于眼底,不免有些同情,但同情也无用,这些事是自己的,旁人又怎能多言,像自己,不也是有那些心结吗?谈何说别人。况且就算说,他也是不会去理的,指不定反过来嘲讽。

    不再多想,也随江澄下去了,他的弟弟也是好久不见了。

    “蓝二哥哥~”魏无羡用甜腻腻的声音撩拨着蓝忘机,而蓝忘机虽面上不显,但眼底还是高兴的。

    (下面请欣赏一段《我弟弟的内心戏》
        我想要将他抱起来直接走进房间,堵住他的嘴,亲吻他的                     
        身子来天天,将心头小娇妻宠个够。
        想着又跳起舞来,咚咚锵咚咚锵咚咚锵……
        以上来自蓝氏读弟机的所看画面,现在转到江宇直视角)

    江澄看到两个人一如既往的秀恩爱,皱了皱眉头想骂这两人。

    这时魏无羡看到了他,不由得“咦”了一声。

    蓝忘机也看到了江澄与哥哥一同下来,脸上些许不悦。
    (哥哥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这时江澄也不说话了,蓝忘机盯着江澄也不说话,魏无羡看看这下来的两人,眼睛眯起,似笑非笑。

    最后还是蓝曦臣打破僵局。(恭喜蓝曦臣获得〈众人不说我说〉之技能)

    “忘机,无羡,你们也来这云游了。”

    “是啊,我想念去年在这买的好东西,便云游到这里想再吃一顿呢。话说,你们怎么到这了。”答的是魏无羡,他将手臂靠在蓝忘机肩上,身子靠在蓝忘机背上,一双桃花眼笑眯眯的看他们。

    “偶然路过罢了。”回答的是江澄。

    不去看魏无羡与蓝忘机,绕开他们走向一张干净的桌子在那坐好。

    “唉呀,三年没见了师妹,不来跟师哥我叙叙旧唠叨唠叨下吗?”魏无羡拉的忘机在江澄对面做好,蓝曦臣则在江澄旁边。

    听见魏无羡叫他师妹,不由得心中一动。好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但是,那又如何,往事怕是回不去了。自己也不大好意思去再骂他了。明明正值壮年,但心里装的是一团枯草,不易燃烧。

    没去理魏无羡,反而喝起了桌上的茶。

    这倒让魏无羡惊讶了,“没想到三年未见,到是脾气好了。”以往要是这么说,江澄必会嘲讽回去,如今倒也一句不说。“倒是像个正经宗主了。”

    “我已经不是宗主了在三个月前。”江澄品着这里的茶,茶涩却又在喝完后尝到一点甘甜。听到魏无羡的话淡淡回应。

    蓝忘机与魏无羡也有些惊讶 这三个月他们在僻静的山村里玩,倒没听到这消息,前几天御剑到此,消息已淡,并没有人在议论。如今一听,不由得惊讶。

    “晚吟如今也不是宗主了,无需叫江宗主了。”蓝曦臣接着江澄的话说。

    “晚吟?江澄你啥时候与蓝大哥这么要好了?”魏无羡看看这两人戏谑道。

    江澄刚要说话,蓝曦臣便替他回答道:“我在此偶遇江澄,想不能再叫江宗主便叫他的字了。”

    “哦。”并没有为这话打动,反而眼里戏谑更深了。

    “魏无羡,事情本就如此,你也别这样阴阳怪气了!”江澄看着那眼神不舒服,向其吼道。

    “哎呀,终于肯说话了师妹,我还以为你一直不咸不淡的这样说下去呢,原来没有呀。”

    江澄放下茶杯直接走出客栈。魏无羡在后面道:“饭还没上,先别走啊。”气的江澄走的更快了。蓝曦臣担心在外面遇见昨天上午发生的事,为了安全也跟了上去。

    “你可以不用这么做的。”蓝忘机对魏无羡说。

    “唉,好久不见就是这种不冷不热的样子,我心里难受。不逗他炸毛心里不舒服。”

    蓝忘机没说啥,只轻轻抚他的背仿若安慰。

    “你说我们家大哥不会喜欢上师妹了吧。”过了一会儿,魏无羡说道。

    “不会。”蓝忘机一口否决。兄长不会看上那戾气的人的。

    “你又不是他,昨知道人家喜不喜欢。感情这事向来没有理由的,要不我们试探试探?”说完便在忘机耳边轻说自己的主意。

    蓝忘机皱了皱眉,说道:“好。”

    这倒让魏无羡惊讶了,“蓝湛,你这答应的昨这么爽快哩?”

    “天天。”蓝忘机说道。

    “卧槽,昨晚不是才来一发的,现在还来!啊,快放我下来!”

 



    

【曦澄】已失已忘(2)

*人物是墨香铜臭大大的*

* OOC我的*

  *私设有:观音庙3年后金凌早已成为宗主,对这位主意见渐平,趋于平静。江澄身体越来越弱,不复以往,乃心中有气所致,从前在江家旁系收养一个弟子,现在能力也强,交由他来当江家宗主也放心,所性也学魏无羡云游四方去了。蓝曦臣在蓝家好好做宗主,因蓝启仁觉得也需要好好休息,自己管手姑苏蓝家,让蓝曦臣云游放松去了。*

  *初次写文,笔风不好,请见谅。*

 

    江澄答应与蓝曦臣一起同游,但此时此刻他有些无措了,蓝曦臣是待人温雅如沐春风的人,待人自是极好,会提前先准备东西。江澄做为威名远扬的三毒圣手,很多事情都是由他自己亲自动手的,鲜少遇此这种事。

    但是江澄也不会直接向那人表达谢意,而是将这好记在心里,默默帮助他。

    “今日正是十五,晚吟我们不如去道易堂看看?”蓝曦臣在这月光下微笑的说。

    “可以。”江澄也淡淡开口道,心里实则对这兴趣不大,但也不好付了人家的意,就缓缓陪蓝曦臣走去了。

    “灯笼,灯笼,卖灯笼了呦——”
    “猜词猜曲儿的,来这来这嘿——”
    “这位小哥,看你似有霉气缠身,想毕有些图谋不轨之人在你身边,过来算一卦,来看看呗!”

    江澄原本不想多理,但他说的也对,也好奇他要怎么算,便扭头朝蓝曦臣说了几句,一同到这。

    只见这个瞎了1只眼睛,容貌普通,年过半甲的人身穿一件白袍,用别一个眼打量着自己。

    “这位施主,你应是心有怨怒之气,身体渐弱,但最近你将得到机会去除掉这股气,不出3个月。”这人用略微嘶哑的声音说道。

    “但最近亦有一场风暴袭来,可能会受其伤,但亦是与人关系亲近的契机。”悠悠的说完这些,这道士也不说什么了。

    江澄给了钱也便走了,心里将这些话放在了心上。

    “晚吟,要去哪呢?”蓝曦臣看着前面挺拔的身影,无畏却带几分萧然,不由得走到他身边,然后轻轻问道。

    “回去吧。这里虽热闹,但我心里不大喜欢这。”江澄道。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群,繁华热闹让他想起十多年前自己与阿姐魏无羡一起同游的事情,每当想到,心里难受,美好的时光太短暂了,镜花水月,来去匆匆。

    蓝曦臣看到江澄黯然的神色,想是想起以往那些事,触景伤情了,早就听闻江宗主以往日子过得洒脱自在,现在这会儿,也不便再说什么,一路沉默了去了客栈。

    江澄头靠在枕边,思考的今天发生的事。

    门边传来敲门声,江澄去看,正是蓝曦臣。

    “晚吟可有什么话对我说。”蓝曦臣之前就觉着江澄有话与他说,却因在外面,无契机去说。

    江澄愣了一下,便将蓝曦臣拉进房间。

    “……”将今天上午的事简略说了一遍。

    “如此说来也奇怪,过于刻意,仿佛就是让你提高警惕,防备他然后打倒他。”蓝曦臣思考的说。

    “先观察一阵吧。”蓝曦臣这样道,“且看他们如何行动。”

    一夜过去,江澄顶着黑眼圈起来,昨晚不知怎么回事,身体总感觉不舒服,以往虽身子渐弱,但从未整夜无法安眠。

    打开门一看就见到了同刚起来神色较好的蓝曦臣。他们的房间对门,也不知有意无意。

    蓝曦臣见到他这样有些惊讶,但也没问,洗漱下便下二楼吃饭。

    刚下去便听到了已有3年未听到的人的声音,清亮却自带邪魅的声音和那个一直陪在他身边清冷的人一同出现。竞眼里泛起泪意。

    “蓝湛蓝湛,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一身黑红的衣服,头上绑着红色的带子,一如既往欠揍的脸。

    “好。”清冷的声音,与蓝曦臣极其相似,却是冷若冰霜,但此时眼底里盛着对那人的宠溺。

    正是蓝忘机与魏无羡。

**********TBC***************

    助攻小能手出场,接下来可能要撒一把大大的狗粮了。
Σ(っ °Д °;)っ(总算要发糖了?!)

    

【曦澄】已失已忘(1)

  *人物是墨香铜臭大大的*

* OOC我的*

  *私设有:观音庙3年后金凌早已成为宗主,对这位主意见渐平,趋于平静。江澄身体越来越弱,不复以往,乃心中有气所致,从前在江家旁系收养一个弟子,现在能力也强,交由他来当江家宗主也放心,所性也学魏无羡云游四方去了。蓝曦臣在蓝家好好做宗主,因蓝启仁觉得也需要好好休息,自己管手姑苏蓝家,让蓝曦臣云游放松去了。*

  *初次写文,笔风不好,请见谅。*

 



     江澄身穿一袭淡紫色衣服,三毒挂在腰间,紫电配在手指上,脸上仍有一股戾气,但已随时间与心病冲淡许多,细眉杏眼,长相仍是十分俊美。看着身边人来人往的人群,江澄陷入沉思。

    此刻江澄出现在繁华茂盛的洛城,据说这里总有谈不完稀奇事情,有神秘古怪的习俗,有来自各地的食物,美酒,物品,堪比以往的不夜天。

    在经历了很多事情后,人们生活亦大步往前迈,不求最好,只求更好。

    出了藏有无数记忆的莲花坞,独身一人去云游,随直觉随意走,走了三个月到达了这颇负盛名的洛城,只是才刚到这里没多久就感受到一股带有敌意的视线,但每当他去查看,瞬间不见踪影,而且令人奇怪的是,他发现他是知道有人充满敌意的看他,但却无法辨别方向。按理所能让他辨别不出方向,法力也应极高,他也不会那么轻易查觉其敌意,但仿佛是故意的一样,他十分轻易的查觉到了。不知道是哪时惹上的敌人,自己曾经做法狠辣,尤其对修鬼修之人更是狠,如今自己退位给江岚,自己又未与人同来怕是盯上自己了。呵,也真是报应。

    因我在明,敌在暗,又有这么多人当掩护只得暗暗提高警惕以防偷袭。

    慢慢的走近一条无人小巷,那人果然出现了。

    一个长相奇丑无比的灰衣男子手成爪状带着凌厉之气袭来,江澄早有准备,侧身使出三毒与来者周璇。

    此人虽招招凌厉狠辣,但却不得章法,想来只是隐匿之术了得,几招之内,这人就已被制服。

    “你是受人指使才做出这种事,还是单纯为了复仇?为何先前如此直白的让我知道你的存在?”江澄连连逼问道。

    那人却是一字也不答。探息却早已死亡。江澄不由皱眉,这人如此轻易便死了,愣是没留下任何讯息,若是寻常寻仇也不致于如此,除非他有不可说的密秘,一旦失败,立即死亡。怕是有藏身于幕后之人,可今日为何如此?是故意让自己远离这里亦或者是让自己留下来实行他的计划?可他的目的是何?不管如何,这洛城有人作祟。

    这洛城中有三大地方最出名——南靠屹山丘灵堂,东临沂水跃鱼堂,西居美洞道易堂。此三地闻名遐迩,丘灵堂有百草,乃救命之菩萨,其堂主亦是菩萨心肠。跃鱼堂,菜系丰富繁多,其酒更是上品,这里产的鱼肥美柔腻,极是好吃。道易堂里满是道士,书生等儒雅气质之人,每逢十五必会猜词作诗,热热闹闹,十分有趣。

   说起这洛城啊,起先这地方偏僻狭小,有洛庄一说,后来换了一个庄主,大力发展产业向外发展,十多年后已是如今最繁华之地,也是不由让人嘘唏。

    在这洛城刚刚崛起的5、6年,江澄让人在这买了不少地方,那帐目上的日进千斗他深有体会。

    走进一家酒店,向小二点了点酒菜,便往窗外看。看着看着不由得出了神,这几年里身子骨越发虚弱,虽说如此,但能力也未减,只是不似从前有力了。三年前观音庙一事至今插在心间宛若根刺,不肯拔,自己折磨自己罢。

    阳光照在他脸上仿佛披了层金光,江澄此刻眉目平静淡然,没有往日的戾气,倒有点像话本里说的莲仙。

    蓝曦臣进来便看到这种景象不由得恍了下神。随即便向那走去。

    “江宗主。”一声温润如水的声音传来唤来江澄的思绪。转过头一看,竟然是蓝曦臣!

    “蓝曦臣?你怎么在这!”江澄不由得惊呼出口。

    并没有为江澄失礼的行为而微怒,反而淡笑出口,端着是雅正道:“蓝某到此云游几会儿。”

    江澄还要追问,蓝曦臣又接的说:“家中由家叔和思追来主持,在下正在此云游休息。”

    这话一出,江澄也不在多说什么了,场面一时尴尬。

    “江宗主也是在此云游的?”蓝曦臣先开口说打破僵局。

    “我已经不是宗主了,叫我江澄就好。”江澄说道。

    “好,阿澄。那么阿澄是到这云游的?”蓝曦臣淡笑道。

    江澄本想让他别叫自己阿澄的,那是自己父母和姐姐常叫的,以前还有个魏无羡,如今,不提也罢。可是看到蓝曦臣如沐春风般的笑,再说这么叫也没问题,便憋回去了。

    “阿澄可是不满在下唤这字?”蓝曦臣问道。

    “啊?”江澄还来不及反应他如何看出来的,那边蓝曦臣又开口了。

    “那在下便唤你的字晚吟吧。礼尚往来,晚吟便唤我蓝涣吧。”

    “……”江澄沉默了,这人简直有些霸道,以往怎么没看出来?可是再次看那张绝顶俊美的脸,愣也是发不出话来。便默默点头。

    蓝曦臣看着江澄想说什么最终闭口不谈带的无奈的神情不由心里一乐,面上仍是雅正。可能真是在云深不知处待久了,有些发闷了,确实该到外面散散心了。

    “晚吟既然是同来云游的,不如与我一起同游吧。”蓝曦臣笑意盈盈的向江澄道。

    江澄想自己一个人游也是无聊,况且这洛城有人作祟,有人陪总归好点,便答:

    “好。”

*************TBC************

第一次写有点紧张……希望大家支持。这个文是在云游中渐渐产生情愫,两个各有走不出的阴影的人互相救赎的事。
感觉OOC有点儿严重……